坛经入门网
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坛经讲解

六祖坛经全文及白话文解释

发布时间:2019-02-22 20:56:51编辑:李键鸾阅读次数:

坛经坛经全文坛经讲解


行由品第一

此经中第一品,是六祖大师对其徒众略述他的生平。「行」即指六祖的生平,「由」是指他依据什麽来修行。「行由」,是指其源处,是从何开始。

时大师至宝林。韶州韦刺史名璩舆官僚入山请师。出於城中,大梵寺讲堂。为众开缘说法。师陞座。次剌史官僚三十余人。儒宗学士三十余人。僧尼道俗一千余人。同时作礼愿闻法要。

每部经都要具足六成就,即是信成就、闻成就、时成就、主成就、处成就、众成就。正法开演时要具备这六种成就。法会一定要有众,韶州韦刺史与官僚、徒众即符合这个条件。宝林山是说法的地方,故具足处成就。六祖大师是位法师,深悟了解经义,故具足主成就。「时」,具足时成就。「同时作礼」,具足信成就。「愿闻法要」,具足闻成就。

这时,韦璩和他的僚属们入宝林山请大师出来弘扬佛法。

大师告众曰。善知识。菩提自性本来清净。但用此心直了成佛。善知识且听。惠能行由得法事意。

大师对大众说:「有善根及智慧的各位知识们!菩提自性是本来觉悟清净的,是不生不灭、不垢不净、不增不减。要用这个真心,可以直截了当成佛,不要用你那妄想的心。」接著大师用他本来的名字,自称「惠能」而说:「诸位听著!现我将告诉你惠能如何得法的经过。」

惠能严父。本贯范陽。左降流於岭南。作新州百姓。此身不幸。父又早亡。老母孤遗移来南海。艰辛贫乏於市卖柴。

惠能的父亲,本籍是范陽(河北省),後因事故,彼降迁到岭南(广东省)。因为父亲对子女管教很严,所以尊称为「严父」,可是母亲通常以爱心来照顾子女,故尊称为「慈母」。

「惠」,意即以法惠施众生。「能」,即能做佛事。六祖俗家姓卢。六祖的父亲被贬谪到岭南——在唐时是属边疆荒凉之地。其父本来是官员,因犯罪而被流放到岭南。

惠能的生活很不幸,他的父亲在他三、五岁时便去世,而遗下孤苦的他和守寡的母亲,故只好迁移到南海,嚐尽各种艰辛及贫乏。为了维持生存,惠能只有入山砍柴,挑回到城市去卖,以此微薄的收入,买米给他母亲和自己吃。

时有一客买柴。使令还至客店。客收去。惠能得钱却出门外。见一客诵经。惠能一闻经语。心即开悟。

因六祖家贫,他没受过教育,所以不识字。那时在中国上学要缴学费的。虽然他不识字,可是天性聪颖,一听到经文说「应无所住,而生其心」当下即悟,而了解以前所不明白的境界。现在很多人听过此句「应无所住,而生其心」,但有谁开悟了呢?有人说:「喔!我悟了9我问你,你开了什麽悟?什麽悟没开?要问问你自己。

遂问客诵何经。客曰。金刚经。复问。从何所来持此经典。客云。我从崭州黄梅县东禅寺来。其寺是五祖忍大师在彼主化。门人一千有余。我到彼中礼拜听受此经。

五祖住在东禅寺,教化徒众有一千多人。当时中国人学佛兴盛热忱,所以有一千多人共同在一山学习佛法。

现在(一九六九年)美国那里有千人共同来学佛法呢?在这麽大的国家竟然没有。但也许以後会有万人来学佛法这也说不定。这要看看我的徒弟,你们如何用功。大部份美国人都很聪明,但有些人聪明过份了,所谓「聪明反被聪明误」。每天从早到晚只会吃迷幻药,因为只有依靠药物,他们才会得到某些微异的境界,这些人一再地试用这些毒药,直至发觉药物也无功效了。他们心想:「我已吃药物很久了,但我仍未开悟。」当他们了解吃药物是错时,也许会回头而求真理吧!所谓「苦海无边,回头是岸。」

我现在教你们佛法,所以你们将来会讲法而教化众生,故不要随便,要认真学习而不迷惑,这样很多人就会跟著来学习了。你们现在学习六祖坛经,应知在那里学的。当别人问你说:「你在那里学的佛法?」你可以回答说:「我们在法界佛学总会的佛学讲堂学的。」这就像此段经文的意思一样。

大师常劝僧俗但持金刚经。即自见性直了成佛。惠能闻说宿昔有缘。乃蒙一客取银十两与惠能。令充老母衣粮。教便往黄梅参礼五祖。

你们要清楚这里所说的「大师」是指五祖而非六祖。当惠能听说有千余人共同学习佛法的圣地,他非常兴奋,便迫不及待的问这客人说:「我该怎麽办呢?我真想去那里学佛。当我听你念金刚经时,我明白它的义理。我要去求法,但我有一位年迈的母亲,乏人照顾,我应怎麽处理呢?」

因为菩萨是不求名的,故六祖并没有说大菩萨在此时来帮他忙。经文只简单说因宿昔因缘,有一客施惠能纹银十两,这真是一个大的供养。因为他一天砍柴到市上卖,只值几个铜板,即使惠能在千日卖柴所积聚的钱,也比不上这些银子那麽多。

他便拿这些银子来安顿好他母亲的衣服和粮食。也许这人告诉他说:「你虽穷,但仍要学佛法。现在我来帮助你。」乃施予他这笔金钱,方便他能去求法。这供养的功德是很大的,将来这人一定是一位肉身菩萨。现在在这里也许也有人这样做,自己想一想:「我是否有做积德的事呢?」若你不记得,那没有关系,不需要打这种的妄想。

这人敦促他说:「你有这麽大的信心,一听经文就开悟了解义理。快!赶快去黄梅见五祖,那确实将会对你有用的。不要迟了,马上就去吧9

惠能安置母毕。即便辞违。不经三十余日便至黄梅礼拜五祖。祖问曰。汝何方人。欲求何物。惠能对曰。弟子是岭南新州百姓。远来礼师。惟求作佛不求余物。

祖言。汝是岭南人。又是獦獠。若为堪作佛。惠能曰。人虽有南北。佛性本无南北。獦獠身与和尚不同。佛性有何差别。

五祖更欲与语。且见徒众总在左右。乃令随众作务。

惠能曰。惠能启和尚。弟子自心常生智慧。不离自性即是福田。未审和尚教作何务。

祖云。这獦獠根性大利。汝更勿言。著槽厂去。

惠能退至後院。有一行者。差惠能破柴踏碓。经八月余。祖一日忽见惠能曰。吾思汝之见可用。恐有恶人害汝。遂不与汝言。汝知之否。惠能曰。弟子亦知师意。不敢行至堂前。令人不觉。

六祖立刻回去将他母亲的生活安顿好,就辞别了。不出三十余日,他便抵达双峰山东禅寺。在旅途中他没有打妄想,只一路赶程,故不知不觉来到黄梅,後礼拜五祖。那时六祖大师才二十四岁。

五祖问:「你是从那里来的,来此地要求得什麽?」惠能答说:「弟子是从岭南新州来的,我什麽都不求,只求作佛(觉悟)。其他的都不重要。」

五祖说:「你是岭南人,并且又是獦獠,怎能作佛呢?」「獦」,是一种鼻子很短,与狗相似的小兽。「獠」,是未开化的蛮夷。这是指这种人不明理,未开化,是属於畜类的人。

六祖马上回答说:「人虽有南北的分别,但佛性是常住不灭,是没有南北的分别的,虽獦獠身与和肖的身份不同,可是佛性又有什麽差别呢?」

因为他身旁徒众聚在左右,五祖就止住不说了。他只简单告诉六祖说:「好,你已来了,赶快跟随大众去做事。」

惠能启禀五祖说:「我自心常生智慧,这智慧是从自性生出来的,不离此即是福田。我不知和尚要我做些什麽样的工作呢?」(福田是指在佛法僧三宝前所做的各种功德。又僧人穿的袈裟,缝成一条一条的,象徵福田。若恭敬供养三宝,即是种下功德之根的地方,以後定会成熟而结福果的。)

五祖听惠能这样说後即言:「这獦獠根性锐利。」(根是指一个人听、信、解、受、持佛法的能力。众生根性有真、俗、中的分别。)五祖警告惠能要谨慎,不要再继续讲了。他说:「你不必多说了,到後院槽厂去。」

在後院有一个行人便教惠能如何如何做。每当人到一新环境时,常会被人欺侮。这个徒弟还没出家,他就不客气地吩咐惠能说:「你每天要去砍柴,用来烧火煮饭,这是一把斧头,一定要砍些乾木来。还有,每天你必须用脚踏舂米碓。」

如此过了八个多月,某日,五祖见惠能在打谷场上工作,便对他说:「我想你的智慧和见地是可用的,但是担心有人会嫉妒你而起害你之心,所以故意不和你说那麽多话,你明白我的苦心吗?」惠能回答说:「我明白,所以我不敢走进前殿法堂和师父讲话,以免别人注意到我的行为,或师父慈悲的对待我。」

祖一日唤诸门人总来。吾向汝说。世人生死事大。汝等终日只求福田。不求出离生死苦海。自性若迷福何可救。

有一天五祖大师唤所有的徒众集合起来,对他们说:「世人最重要的事即是生死,无论你曾如何地荣华富贵,仍免不了死。应知生如何生法,死如何死法,若对生死不了解,那麽这一生可说是糊涂而来糊涂而去。你们这些修行人,每天只知求人天的福报,而不知修慧,不想办法了脱生死,总在生死苦海里转来转去。若自己的本性迷昧了,尽求福报,怎可救你自己生死的问题呢?」所谓「修慧不修福,罗汉托空钵。修福不修慧,象身挂璎珞」。象身挂璎珞,也就是迷昧自性,修福是救不了你自己的。

汝等各去自看智慧。取自本心般若之性。各作一偈来呈吾看。若悟大意。付汝衣法第六代祖。火急速去不得迟滞。思量即不中用。见性之人言下须见。若如此者。轮刀上阵亦得见之。

你们每个人去观察自己真正的智慧,要在自己本心找出般若之性,即真正的智慧。现在去作一首偈颂(「偈」是梵语,译为颂,颂是四字、四句或五、六、七、八字不定。),拿来给我看,若你明白真正智慧的大意,我就授衣钵及传法给你,为第六代的祖师。

你们快点作来给我看,不要拖延。若用思量分别心来作,那是没有用的,因明心见性,见到佛性的人,说完後便即刻明白。你若能这样才有用处,好像拿把刀到两军阵前,也能即刻见到自性,是同一个道理。

众得处分退。而递相谓曰。我等众人。不须澄心用意作偈。将呈和尚有何所益。神秀上座现为教授师。必是他得。我辈谩作偈颂。枉用心力。余人闻语总皆息心。咸言。我等已後依止秀师。何烦作偈。

大众得到五祖吩附後,乃退回各人的寮房,大家互相地说:「我们大家不必搜索枯肠作偈颂了,因为那是白费功夫的。」相信说这话的是神秀一派人,准备将来请神秀作第六代祖师。这一派人也许是他的徒弟、兄弟或有亲戚关系的人。

「且我们也没什麽学问,作出来也不会上选的,神秀首座和尚仅次於方丈和尚,他是我们的教授师,给我们讲经说法,他的学问好、道德高,一定是他得到祖位。我们即使费心作颂也是很粗陋,只是白费心思罢了。」所以其他人听到这话,皆打消作偈颂的念头。若大家都作,恐怕有人会将神秀上座的祖位抢去了。

众人听神秀徒众这样传言,就一起说:「我们以後要依靠他吃饭、穿衣、住和修行——这即是依止师。我们何必自找麻烦来作偈颂呢?」

神秀思惟。诸人不呈偈者。为我与他为教授师。我须作偈将呈和尚。若不呈偈。和尚如何知我心中见解深浅。我呈偈意求法即善。觅祖即恶。却同凡心夺其圣位奚别若不呈偈终不缉法。大难大难。

在这时神秀心想:「唉!大家所以不作偈颂的原因,是因为我是他们的教授师父,按理来说我应该作偈,他们大家都那麽客气而等著我来作呢9神秀自己也知逍没有人来和他抢祖师的位子,所以不管作得好不好,都没有人和他争的。

「我要作一首偈颂呈给和尚,假使我不作的话,和尚如何能知我对佛法的见地、深浅的程度,和是否有智慧呢?可是,我苦呈偈的用意,是为向五祖求法,那是好的。但若是为做第六代祖师,这想法就不对了。」

「如果为了要做祖师而作偈,这和凡夫世俗人心理一样,来夺取圣位,又有什麽分别呢?可是我若不作偈颂,那怎麽办呢?我始终也得不到法,五祖也不会传给我,因为他已经这样宣布,定要呈一首偈才能得法。唉!这事情实在太难了9

五祖堂前有步廊三间。拟请供奉卢珍画楞伽经变相及五祖血脉图流传供养。

这时一般人都没有贪心,不想做祖师了,而让位给神秀,可是神秀自己也不知如何作偈颂,所以他说:「大难,大难。」

在五祖住的堂前,有经行走廊三间,在墙上本想请供奉卢珍来画楞伽经的变相,及五位祖师的血脉图,五祖想画这些图,使流传到世界上供养。

供奉是当时的官职名,无论人有什麽技能及所长,可到皇家去做。供奉的名字叫卢珍,身为一处士,他会画画。卢珍因技艺好,故他任当时的供奉官职。

「楞伽经」的楞伽,是锡兰的一个山名,意谓「不可往」,因这个城是在南海摩罗山顶,没有神通的人到不了此地。所以释迦牟尼佛在此地说法时,是用神通到这山顶上,为这些有神通的人说法。「变相」即是神妙不可思议变化的样子。五祖血脉图,即是初祖达摩到五祖弘忍大师,这接连不断,像体内流通血脉的一个图。

神秀作偈成已。数度欲呈行至堂前。心中恍惚遍身污流。拟呈不得。前後经四日。一十三度呈偈不得。

此时神秀的学生都没有贪心了,可是他自己却放不下,总想作第六代祖师。本来他说做祖师是不对的,但他却不能停止这种思想,放不下这个作祖师的欲望。

把偈作好,很多次想呈给和尚。可是每次走到五祖堂前,心中恍惚,紧张到几乎要发狂了,说:「怎麽办呢?我所作的偈颂可不可以呢?」所以就心情恍惚,认不清楚,似是而非,自己产生了很多问题,急得金身流汗。想呈又不敢,这像赌钱似的,若输,就没祖师可作了,这样来回经过四天。这是很苦的,所以作祖师不容易,这四天他眼都没闭过,整天坐立不安,睡也睡不著,吃也不香,只因惦著是否可以合格通过作祖师的关?

神秀到过五祖堂前十三次,但还是不敢呈偈。不像现在我给你们考试,一下子就写完交巷,因为这是没有那麽重要的缘故。若能考上就作祖师,我想你们的手也会颤抖而写不出来了。

秀乃思惟,不如向廊下书著。从他和尚看见。忽若道好即出礼拜云。是秀作。若道不堪。枉向山中数年。受人礼拜更修何道。是夜三更不使人知。自执灯书偈於南廊壁间。呈心所见。

这时神秀大师头脑冷静了,他想:「嗨!不要那麽著急,要有点定力,不如我将偈写在三间走廊墙上,让五祖他自己看见。假使他称赞这偈颂作得好,那我就出来向五祖叩头礼拜,说这是我作的。若他批评说这偈作得不好,根本没有用,那就枉费我在山中住那麽多年,受人恭敬礼拜。我简直一点都没有道德修行啊9

在三更时,即深夜十二时左右,神秀便偷偷地躲开众人,自己拿箸小蜡烛。因为如果灯太亮,旁人就能看见。乃将偈写在南边走廊墙壁上,把心里所见的道理都写出来。

偈曰:

身是菩提树 心如明镜台

时时勤拂拭 勿使惹尘埃

秀书偈了。便却归房。人总不知。秀复思维。五祖明日见偈欢喜。即我与法有缘。若言不堪。自是我迷宿业障重不合得法。圣意难测。房中思想坐卧不安。直至五更。

神秀写完了偈颂,就赶快两步并成一步静悄悄地回到自己寮房,神不知鬼不觉的。神秀又想:「当五祖明天看到偈颂时,如果欢喜,那就表示我和佛的心印妙法有缘,就有这个命运可作祖师。若五祖说这偈不好,这是我没有开悟,宿世孽障太重了,而使我不能得以心印心的妙法。唉!五祖他的境界真是不可思议,不能测度他的意思和用心啊9

因为他没有把握,故神秀还在紧张中,在房子里,坐也不舒服,立也不安乐,这样一直熬到天亮。

祖已知神秀入门未得不见自性。天明祖唤卢供奉来。向南廊壁间绘画图相。忽见其偈报言。供奉却不用画。劳尔远来。经云。凡所有相皆是虚妄。但留此偈与人诵持。依此偈修免堕恶道。依此偈修有大利益。令门人炷香礼敬。尽诵此偈即得见性。门人诵偈皆叹善哉。

五祖大师早知神秀仍未开悟,还没真正了悟自性。

在天亮时,五祖叫卢供奉在南廊壁上画楞伽经的变相和五祖血脉图,忽然间看到墙上的偈颂,就对卢供奉说:「你现在不用画了,把这首偈颂留在这儿已妙不可言,劳你那麽远来而没有画画。金刚经上说『凡所有一切有形有相,都是虚妄不真实的。』现留下这偈颂,给大家诵持。如果世人能依照这偈去修,可免堕三恶道;依这偈的道理去修,能得大利盍。」

於是就吩咐门下所有弟子燃香礼拜叩头,念诵这首偈颂,说:「你们能依照这偈去修行,就可见性。」大众照五祖的吩咐恭谨地读後,皆异口同声地称赞说:「这个真好!这个真好9

祖三更唤秀入堂问曰。偈是汝作否。秀言实是秀作。不敢妄求祖位。望和尚慈悲。看弟子有少智慧否。

祖曰。汝作此偈未见本性。只到门外未入门内。如此见解。觅无上菩提了不可得。无上菩提须得言下识自本心见自本性不生不灭。於一切时中念念自见。万法无滞。一真一切真。万境自如如。如如之心即是真实。若如是见。即是无上菩提之自性也。

神秀三更天写偈颂,五袓也是三更时叫神秀到他的禅房里,问道:「这偈颂是不是你作的呢?」

神秀恭敬回答:「实实在在是我作的,我不敢妄自贪心求第六代祖师位,希望和尚慈悲,看弟子能有多少智慧呢?」

五祖当下对神秀说:「你作的这首偈颂,还没有见到真如本性,你还是个门外汉呢!像你这般的见解,想修行而得无上菩提,是得不到的。」

所谓「无上菩提」,必须要当下认识自己的本心,明心见性。要知自性是不生不灭的,在一切时中,知一切法都是圆融无碍,没有一点滞塞不通的地方。你要是一样真了,则样样都真了,万境都到如如不动的境界上。这如如不动的心,才是真实的。你若能有这样的见地,这才是无上菩提的本性。

汝且去。一两日思惟。更作一偈将来。吾看汝偈若入得门。付汝衣法。神秀作礼而出。又经数日。作偈不成。心中恍惚神思不安。犹如梦中人行坐不乐。

五袓大师对神秀开示「菩提自性」是不能用攀缘心、妄想心而求得的。所以他告诉神秀说:「你在一两天之内再想一想,重作一首偈颂,拿来给我看。你作的偈颂若是明心见性,得到本体、开悟见性,入到佛法门里边来,不作门外汉,那我就将衣钵传授给你。」

神秀向五袓顶礼而退出。又经过很多天,还是没作成偈颂。在这时心中焦虑,恍恍惚惚,精神和思想都不稳定,就像在梦中似的,行住坐卧都不安宁。你看他想作袓师的欲望多大,第一次没有考上,而自己又不能再作偈颂,恐怕自杀都有份的。

复两曰。有一童子於碓坊过。唱诵其偈。惠能一闻便知。此偈未见本性。虽未蒙教授。早识大意。遂问童子曰。诵者何偈。

童子曰。尔这獦獠。不知大师言。世人生死事大。欲得传付衣法。令门人作偈来看。若悟大意。即付衣法为第六祖。神秀上座於南廊壁上书无相偈。大师今人皆诵。依此偈修免堕恶道。依此偈修有大利益。

又过两天,有一童子从惠能舂米的房子走过,边走边唱:「身是菩提树,心如明镜台;时时勤拂拭,勿使惹尘埃。」这童子为什麽要唱呢?因他想得到证悟,不堕落三恶道,又想见性的缘故。

惠能一听到这首偈颂,便知这偈根本没有见到自己的本性,虽然没有人教授过他,但他却早就明白大意了。

於是他就问这童子:「你念的是什麽偈颂啊?」

童子就说:「你这个獦獠,你不知道五祖大师说过吗?世人生死事情重大,因五袓欲传付他的衣钵给门人,故今所有徒众作偈给五袓看,若开悟得到明心见性的意旨,他就传授衣钵给此人,做为第六代袓师。今首席教授师神秀在南廊壁上写出一首无相的偈颂,五袓大师令所有的人都读诵。你这个獦獠真没有善根,到现在过了这麽多天还不知道呢?你真没有用,只可做些苦工舂米罢了。这麽好的机会,不要错过,现在让我来教你,使你也可开悟见性,依这法修,来生就不这麽苦,也不需要舂米了。你若诵此偈,来生也不会做牛做马,堕落到畜生、饿鬼、地狱道去。最低限度能做大富贵的人,得大利益。」这童子的心还不错呢!

惠能曰。我亦要诵此结来生缘。上人。我此踏碓八个余月。未曾行到堂前。望上人引至偈前礼拜。童子引至偈前礼拜惠能曰。惠能不识字。请上人为读。时有江州别驾姓张名日用。便高声读。惠能闻已遂言。亦有一偈。望别驾为书。别驾言。汝亦作偈。其事希有。

本文链接:六祖坛经全文及白话文解释

上一篇:六祖坛经原文有多少字

下一篇:六祖坛经说的什么